.630shu.co,最快更新扶明录最新章节!

吴中走出王府,抬头望天已是傍晚,因为突发事故王府暂停办理减免租登记业务,此时王府门前空荡荡的。

“吴统领”这时陈汝信带着几个亲卫追了出来:“我们兄弟与同去拿那贼子”。

吴中摇摇头:“守好王府,有私入者格杀勿论”。

陈汝信皱眉:“这当口谁还敢私入王府?”

“知道什么叫灯下黑么?”吴中嘿了一声,看着他道:“待会我会把城里搅的天翻地覆,贼子无处可躲的时候猜他们去哪?”

陈汝信终于懂了,对吴中拱拱手率手下又赶紧回了王府。

吴中呼了口气,攥了下刀柄正欲翻身上马时,就见乔三秀从远处纵马奔来。

东厂下的命令,衙门办事效率快的可怕,第一时间就派兵将四个城门封锁,同时城搜捕身上有刀伤者。

“若论封城时间,那万户侯或许不在城内了,但血蝙蝠却是来不及出城了”吴中推测。

“既是如此,咱们就先寻这血蝙蝠去,他受了伤被困城中已是插翅难飞了”。乔三秀向来沉稳如山,只是今日之事真的将这个老实人激怒了。

吴中摇了摇头:“血蝙蝠轻身功夫一流,其最善隐匿行踪,不管封城与否捉他都是不易,就在刚刚他受伤之际都能在我眼皮底下逃走,此时再想捉他甚难”说着抬头瞧了瞧天色:“若一个时辰内找不到他藏身线索天黑之后他便犹如猛虎归山蛟龙入海,便是插翅出城都有可能”。

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

“所以是怎么打算的?”乔三秀皱了皱眉头。

“与其将时间耗费在这只臭蝙蝠身上倒不如去捉那万户侯”。

“可他极有可能已出城了,事发之地就在东门附近,其完可以在封门之前逃出去”乔三秀皱眉道。

吴中笑了:“乔师傅少在江湖行走,不知江湖人的计俩,他就是认定咱们这么想所以很有可能反其道而行,反而藏于城中”。

额……乔三秀楞住了。

吴中又道:“他被和陈师傅了砍了几刀受伤不轻,如此炎热天气出城能走多远,而且目标显眼很容易就被追上,加之他明显有同伙合谋,所以城中必有落脚之地”。

“有同伙合谋怎么就可断定城中有落脚之地?”乔三秀不解。

吴中看了他一眼:“小督主行踪不定,然贼人行刺手段明显经过精心策划,说明至少已经跟踪小督主两日以上,在城中数日岂能没有落脚之地,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万户侯本就是鲁人,保不齐还就是这兖州府的呢”。

乔三秀点头心中对吴中又佩服几分,此人平时虽咋咋呼呼,但江湖经验的确不是盖的,便问道:“那从何处下手”。

药店和青楼。

虽说行走江湖的人随手都会携带伤药,但受了刀伤而且非一处则极有可能去买药,未必自己去,但只要是买伤药的就有嫌疑。

另外青楼是这些江湖客最常落脚地,也是最能打听到各种消息的地方。

于是二人并分两路,去打听消息。

乔三秀江湖经验少,但却懂得利用手里的权势,和吴中刚分开不就便遇到一拨巡察官兵,于是拿着东厂腰牌:“严查药店青楼!”

东厂的腰牌向来很好使。

官兵们一点都不敢怠慢,能让东厂的人亲自督促查办的绝非一般贼人。

一时间,兖州城内鸡飞狗跳。

夜渐深,池塘里蛙声不绝听的人心烦意乱,陈汝信率十余亲卫持刀提灯在鲁王府里来回游荡,他兄弟陈所乐率另一波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王府很大,荒废的地方也很多,可藏匿的地方也多。

血蝙蝠会不会就藏在王府某个角落里无人得知。

但他们却不得不小心谨慎的提防着。

王府内最高的主殿顶层,况韧和几个神箭手各选了方位,居高临下悄无声息的观察,陆空一体搜查将危险排除到最小化。

常宇所在的大殿门口,陈王廷持刀端坐望着夜空一动不动。

房内,莲心正在服侍常宇喝药,这是朱以海请城中名医熬制的大补之药,据闻其中一味主药是百年的野山参,是朱以海下了血本弄来的。

“常公公放心好了,城门已封,便是挖地三尺本王也将那贼人给捉来”朱以海脸上恨意不绝,什么样的贼子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行刺,而且就在他眼跟前,这简直就是打他的脸,再者说了若常宇有个三长两短,皇帝怪罪下来,他怎么能不受牵连。

常宇气色已见红润,比起刚才那发白发青眼见就要断气的样子好看多了,朱以海以为大补药起了作用,固然有之,却不知道常宇天赋异禀有着极其神奇的强大自愈能力。

“咱家为人刚直,仇家遍地,想要咱家这颗脑袋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种事早习以为常,倒是惊扰到了王爷,深感不安啊”

啧啧啧,瞧瞧人家这经历,习以为常。

再瞧瞧人家这嘴多会说话。

“万万不可这般说啊,实是本王招待不周,未尽地主之谊让常公公险遭不测,本王心中甚为愧疚……”朱以海真打算掏心掏肺时,突闻外便有喧哗声,顿时一惊,以为贼人又来。

却见是吴中来了,而且是拎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汉子,随手就扔在门口,大踏步进来,对常宇拱手道:“幸不辱命!”

陈王廷看了地上那蜷缩的汉子,忍不住踢了一脚,那汉子吃痛惨叫一声。

”血蝙蝠还是那万户侯?“常宇眉头一挑,莲心赶紧将其扶起半卧着。

“血蝙蝠如不出意外应该已经出城了”吴中淡淡道。

常宇皱眉:“他真的这么牛逼?”

“真的”吴中点点头:“若非如此他岂能三番五次从卑职手底逃脱”。

“是怎么抓到这厮的?”常宇便将目光投向门口那蜷缩在地上的汉子:“让本督瞧瞧,这万户侯到底是怎么个模样”没错,先前他虽被万户侯给捅了数刀,但竟然没瞧清他的长相。

“是乔师傅最先发现这厮踪迹,抓捕时被其惊觉窜逃,恰好被卑职给截住了”吴中轻描淡写说着走到门口,将那汉子提了起来。

也不知万户侯被吴中给怎么折磨的竟然站不起来,则由两个亲卫架到常宇跟前,仔细瞧了,竟还是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只是此时双目无神,满脸痛苦之色。

“可识得本督,本督又与有何仇恨?”常宇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