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斗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她看着他们这么难受也不拿药出来,为的就是要引着清秋楼的人主动出来把他们拉进来?

可是为什么他们就与别人不一样呢?

不过,好像也是,云迟的反应就跟他们不一样。

她也能够闻到这股气味,可是她却没有什么异常,跟那些人不一样,不兴奋不激动,也跟他和木野不一样,并没有觉得难受。

他和木野是都觉得难受的。

那么,清秋楼的人要找的难道就是他们这种觉得这种气味很难受的人吗?

丁斗不由得再次去看了看其他人。

这一次他却发现有几个男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虽是在和身边的姑娘说着笑,也在喝着茶,可是很明显的,他们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刚才好像还没有看出来?

“小天仙,你发现了没有?”

他压低了声音,冲云迟使了个眼色。

你的模样

云迟点了点头。

“不要留意他们了,很容易被看出来的。”云迟道:“等会儿她们让你们喝的茶,你们悠着些不要多喝。”

她给的药能压制一些,喝上一点应该是没有关系的,但是万一喝得多了,可能一颗药都不行。

“让几位久等了,”金微和荷黛都回来了,一个端着一只托盘,上面放着茶具。“这一壶茶,就让我陪着几位喝吧。”

金微带了另一个姑娘过来,也是长得很是漂亮,身形纤细柔软,腰肢盈盈不堪一握的样子,怀里抱着琵琶,冲他们福了一福,就坐在他们旁边开始轻拨着琵琶,唱起了柔柔的小曲儿来了。

她的声音很是轻软,唱着的小曲儿曲调也是婉转柔丽,听在耳里,倒是让人一下子就觉得心湖清静。

丁斗和木野一时间都被她吸引了过去。

而荷黛已经开始红泥小炉开始煮水。

很快,一股清香的茶味就飘了起来,钻进了他们的鼻息间。

云迟闻到了这股茶香,都差点儿想称赞一句好茶。

以她对茶的那点儿了解,她觉得这一壶茶应该并不便宜。

这时,不远处的那一桌,两个姑娘扶起了一个年轻男人,软声软气地跟他说着什么,便要将他扶出去。

云迟看了一眼,只觉得那个年轻男人脚步很是虚浮无力的样子,而且身体的重量是都靠在了两个姑娘身上的。

她多看了两眼,问道:“这里该不会还有客房可供茶客休息的吧?那个人是怎么了?”

她倒是不惧于直接问出来,觉得奇怪地直接问才正常呢。

果然,她这么问,荷黛和金微也没有觉得不妥,只是笑着回答了她。

“楼下是有客房的,在这儿过夜都可以。几位是外地来的吗?”

“对,外地来的,青龙军里有我们的亲戚,知道青龙军打赢占了滇城,我们就跟过来看一看了。”云迟说道。

他们是外来人,这些人是很明显一看就知道的,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

“请喝茶。”荷黛已经沏好了茶。

云迟一副很是心急的样子,“我逛了这么久早就渴了,我先喝我先喝。”说着,她立即就端起了一杯茶,不惧茶水的烫,一口就喝了,喝完之后又去端另外两杯,“公子,丁爷,先给我喝啊。”

看着云迟一连喝了三杯茶,荷黛和金微根本就来不及阻拦,两人的脸色微一变,但是也立即就恢复了。

“小哥有这么渴吗?可别太急了,这茶还很烫的。”

云迟嘻嘻一笑。

“我从小就不怕烫。”

三杯茶一喝下去,她就捂住了肚子,突然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

“看来话不能说得太满了,我肚子疼!”

丁斗和木野一时间都分不清她是说真的还是演戏,两人都赶紧问道:“你怎么样?”

云迟站了起来,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我感觉我去一趟茅房就行了!荷黛姑娘,茅房在哪里啊?”

“这……”荷黛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么一下,“我带你去吧。”

“不用不用,你告诉我在哪里就行了,我这么大个人了,难道上个茅房还得小姐姐带着去啊,那岂不是笑死人了。”

“在楼下……”

荷黛的话还没有说完,云迟已经捂着肚子跑了出去,看起来倒是真的很急的样子。

别人是想追她都没追上。

不过看她的样子真的像是憋不住要上茅房,便也没有人跟上去了。

云迟下了楼梯,站在二楼楼梯口张望了一下,见无人,便咻地窜去了二楼走道。

这边看着是厢房。

之前荷黛说这里有供客人休息的客房,想来就是在二楼了。

云迟总觉得之前那个被扶下来的男人有些不对,不止是他,现在楼上还在喝茶的那几个人脸色也是不对的,所以她才想下来查看一下。

只是这些厢房房门都关得紧紧的,她试探着推了两扇门都没有推动,而这边的窗户皆是琉璃,往里面看也看不清,看来唯有想办法进去才行。

她又走到下一间,再次试探着去推门,这一回门竟然推开了。

这一间没有锁。

云迟还隐约听到了里面有轻声说话声。

就在她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时,前面转角传来了脚步声。

这下子不进去也不行了,因为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可藏身之地!

云迟立即就无声地闪身而进,然后快速地轻轻关上了门。

刚一关上门,就听外面的人走了过去,边走还边细声说着话。

“要快些了,免得今晚撤离时什么都未能收集够。”

“听说正好多来了两个生面孔,有这两个,咱们今天应该是能收集够了赶上撤离,快上去帮忙吧。”

两个都是女人。

云迟听了这两句对话只觉得一头雾水。

多来了两个生面孔,想也知道是指木野和丁斗。

可她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怎么不把她算在内呢?就这么把她撇开了啊?

这一点云迟刚才其实已经有所察觉,这些人对她不大在意,像是荷黛和金微就只是一直缠着木野和丁斗。

这是为什么?

还有,她们要收集的是什么?

今晚要撤离,是指要离开滇城吗?

知道滇城要打仗了,所以她们也要离开了吧?

云迟一边想着,一边打量这屋子,突然鼻子一动。

在那种一直萦绕在鼻间的怪异味道之中,突然飘出来一股异香,来自内室。

与此同时,她听到里面传来男人的一声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