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盛世为凰!

“不——!”

一声凄厉的惨呼,在火龙的咆哮声中,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在整个天地仿佛崩塌的荒乱当中响起。

没有人听到。

可是,南烟的心,在这一刻,粉碎!

她僵硬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塔顶塌落下来,激起的巨大的热浪横扫四周,火舌喷射而来,几乎燎过她的眼前。

在那一瞬间,简若丞猛地抱住她,一把将她护在了自己的怀里。

火焰,瞬间吞没了他的后背。

南烟被他抱在怀里,听着周围的惊呼惨叫,听着瓦砾跌落的声音,听着火焰狰狞的咆哮,但这一刻,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甚至,火焰燎过她的衣衫,将她手指灼伤,衣角点燃,传来的剧痛,她都感觉不到了。

只有简若丞的一双手臂,用力的抱住了她。

火焰席卷而过,留下了一地的狼藉,他才慢慢的松开了双臂,低头看着她:“你——没事吧?”

性感糖果诱惑春光乍现

但,南烟没有回答他。

此刻的她,已经完僵冷。

虽然火魔肆虐,热浪逼人,可南烟的脸上,却是完失血,冰冷的苍白,甚至在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一丝温度。

因为,她看到塔身已经完的塌陷。

所有的人看到这一幕,都绝望了!

“南烟……”

他还想要说什么,但对着此刻她的眼神,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这一刻,身后的剧痛传来——或者说,是他才感觉到了剧痛,抓着南烟肩膀的手顿时失力,手指一松,就看到南烟软软的倒了下去,一下子跪坐在地。

“南烟!”

他急忙蹲下身来,想要拉住她,或者护住她。

可是一伸手才感觉到,南烟整个人,颤抖得像一片风中的叶子。

周围,还有什么人在奔跑,有什么人在惊呼,她都已经完感觉不到,好像整个人的灵魂都被抽离出了那个冰冷的身体。

此刻,她只能看着眼前的火焰。

仿佛一瞬间,将她的整个世界,都焚烧殆尽。

祝烽……

祝烽……

你怎么可以——

你怎么可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惊惶的叫喊声:“皇后娘娘!”

南烟仓惶的回过头去,只见人群当中,许妙音一脸苍白,眼神无光的望着眼前冲天的火焰,人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失去了灵魂。

身后的嫔妃,连同服侍的人都拼命的扶着她。

“皇后娘娘!”

“娘娘!”

大家的声音,凄厉中也带着绝望。

甚至,连周围冲上来的御营亲兵和锦衣卫,这个时候都停下了脚步,看着前方一片火海,一个个都呆住了。

皇帝就在里面,可是——

这样的参天大火,还有什么人能从这样的大火当中活下来?

连皇后,都失去了反应,可见,连她,都已经绝望了。

所有的人,这个时候并不是放弃,而是被这种突如其来的绝望笼罩,让他们失去了反应的能力,更失去了力量。

整个大慈恩寺,一瞬间,陷入了一种说不出的死寂当中。

而就在这时,南烟一咬牙,两只手用力的撑在地面上,任凭粗粝的砂石磨破了自己的掌心,却借着那一阵刺痛,一下子站了起来。

简若丞一下子看着她:“南烟?”

这时,冉小玉他们也都跑了上来。

“娘娘!”

“娘娘小心!”

他们还想要护着她,却见南烟抬起头来,又一次朝着熊熊燃烧的火海走去。

“娘娘!”

他们惊呆了,急忙拉住她,可南烟然不顾,火焰彻底将她心中的绝望和疯狂都燃烧了出来,她咬着牙,用赤红的眼睛看着众人,声音沙哑的大声道:“都给我去灭火!”

众人被她惊了一下。

这位贵妃脸色苍白如纸,一双眼睛被火焰映得通红,透着一种濒临疯狂的赤红的光,咬着牙,一字一字道:“都给我,灭火!”

这时,有人走上前来,低声道:“可是,已经塌了……”

南烟猛地转过身去,狠狠的一掌,一把掴在那人的脸上。

她咬着牙,目露凶光,如同一头嗜血的狼。

狠狠道:“谁再敢多言,我就杀了谁!”

“……”

瞬间,所有的人都心头一凛。

虽然,贵妃没有命令这些人的权力,更没有杀人的权力,可是在这个时候,皇帝身陷熊熊燃烧的火海当中,生死未卜,皇后失去了意识,所有人都从心底里开始慌乱了。

而贵妃,她突然出现,发号施令,就成了大家在慌乱之中唯一的主心骨。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皇上,乃是真龙天子,天命所归,这样一点小小的意外,根本伤害不了皇上分毫。现在,你们立刻给本宫灭火,把皇上——请出来!”

“……”

“快啊!”

一听到她近乎歇斯底里的呼喊,众人猛地醒悟过来,立刻开始动手。

原本塔顶坍塌下来,虽然让热浪火焰四散开来,但也的确扑灭了下面的一些火焰,这个时候,火势渐渐的转小,众人立刻取来了周围水缸中蓄的水,甚至有人直接砍下了树上的枝丫,冲上前去开始扑灭火焰。

随着冷水浇到滚烫的砖瓦上,发出滋啦的声音。

黑烟滚滚,如同一条黑龙,直冲云霄。

所有的人都参与到了这一场灭火的行动当中,而南烟就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人影交错,仿佛混乱的洪荒世界。

她的手足冰凉,身的血液,几乎都在这一刻凝结成冰。

她,就像是一尊冰雕。

火焰渐渐的熄灭,瓦砾堆积的废墟,在眼前出现。

她用力的紧握双手,直到指甲都扎进了掌心,也丝毫感觉不到痛,只有心头越来越深的不安,和彷徨。

这时,冉小玉也跑到了她的身边。

她的怀里还抱着心平公主,这个时候心平反倒不哭了,只是脸上挂着泪珠,睁大了惶恐的眼睛看着前方的一片混乱。

火已经大致扑灭了。

可是,前方传来的声音,却也让南烟的心,落入了冰窟当中。

“没有人!”

“皇上呢,为什么找不到?”

“怎么回事?”

“难道已经——”

听到这些人绝望的低语,南烟的心跳几乎已经停止。

她睁大眼睛,呆呆的望着前方,喃喃道:“不会的,皇上他不会——”

这时,她再也支撑不住,仰面昏倒过去。

而就在她昏迷,神智陷入黑暗的一瞬间,她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都让开!”